首页  机构概况  纪检要闻  宣传教育  党风政风  执纪审查  时政头条  信息公开  廉政视频  网上举报  沿着习近平总书记的足迹 
当前位置: 首页>>纪委动态>>学会之窗>>正文
【清风文苑】有习俗有故事的春节
2020-02-05 11:06   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我喜欢中国传统节日里的那些习俗,习俗里有故事,有人情味,有美好的寓意。比如春节,俗称“过年”,也就是个平凡日子,但亲情却赋予其与众不同的内涵,大人们休养生息,小孩子吃喝玩乐,远方的游子归家,为亲情忙活其实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情。

过年,从一碗腊八粥开始。

翻翻腊八节的来历,你会发现有不同版本的传说故事,有上古恶鬼吓小孩子、牧羊女赠粥佛祖释迦牟尼、修长城的劳工集体喝粥御寒、朱元璋老鼠洞里寻米等等,那些关于腊八的历史传说已化成寒冬腊月里的民间故事,温暖慰藉着每一位中国人的味蕾。腊八节,妈妈会熬上一锅热气腾腾、营养丰富的腊八粥,不过那时年纪小,只是贪吃,并不知道这一碗腊八粥中蕴含着长辈们虔诚的祈愿:希望每一个孩子丰衣足食,健康成长。

腊八节不仅仅是日历上的腊月初八,更是一个有着特殊情怀的日子。喝完腊八粥,童谣就唱起来了: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冻豆腐;二十六,去买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初一初二满街走。

过了腊八就是年,一岁一年一团圆。熟悉的过年谣里,大人们年复一年乐此不疲,为儿女带来快乐的回忆与未来的希望。每岁春节,都是孩子们心中一座遮风蔽浪的港湾。

时光进入农历腊月后,家家户户便开始杀猪宰羊。那些日子里,猪哼羊叫,鸡鸭鹅齐鸣,乡亲们毫不犹豫将其宰杀,撒上盐巴、烧酒、草果面,腌上三五天,高高低低地挂在屋檐下自然风干,或者火塘的铁钩上,让“噼里啪啦”的烟火整日烟熏火烤,熏成诱人的腊制品。农村无腊菜不过年,无腊菜不成席。腊制品是乡下过年的主打菜,也是乡亲们正月待客的常用菜,种类繁多,无腊不欢,有腊肉、腊肠、腊鸡、腊鸭、腊鹅、腊牛肉等等,几十个品种,凡是能上钩烟熏的,都可熏成腊制品。这种咸咸的腊货,口感好,易保存,是喝酒下饭的神菜。大年三十年夜饭的餐桌上,每家都会有几道腊菜,清蒸腊肉、蒜苗炒腊肉、淮山烀腊肉……每道腊菜都溢出浓浓的香味,洋溢着乡下人的幸福。还有妈妈腊月间做下的腊豆腐、腊腌菜、腊豆豉、腊八蒜,孩子吃得眉飞色舞,人间有味啊。

我们喜欢回乡下过年,乡下的年味比城里更真实些,到处洋溢着欢乐、喜庆和温暖。个中原因,或许是乡下的年融入在自然中,更多一些纯朴和本真。

整治干净的农贸市场上人头攒动,两边的店铺热闹非凡,挨近年边,天天赶集,人们脸上堆满了笑容,年货成捆成箱成堆地运回家;路边卖对联、窗花和灯笼的摊子生意火爆,甜蜜的糖果、香酥的麻花、喷香的花生瓜子、爽口的果脯、糯米糍粑……还有卖大香、卖鲜花、卖玩具,各种好吃的、好看的、好玩的,数也数不清,滚滚的年味扑面而来。

鲁迅在《祝福》中写道:“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村镇上不必说,就在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这个是真实的人间烟火了。

过年的传统习俗在一层一层累加,细致,繁琐,忙碌。“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掸尘时间一般是腊月二十三前就完成了,二十四送灶王爷灶君娘上了天堂,就不再打扫。按民间的说法:“尘”与“陈”谐音,新春扫尘有“除陈布新”的含义,其用意是要把一切穷运晦气统统扫出门。全家总动员,洒扫庭院,掸拂尘垢蛛网,把家里家外清洁一遍,迎接春节的到来。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送别灶君,购买年货,添置新衣,张贴门神,红的年画,红的衣服,红的鞭炮,红的灯笼,红的对联,红是家乡春节最盛行的颜色。“贡山壮丽来天地,盈水清盈照古今。”今年的春联爸爸这样题,红红的色调,浓浓的珠墨,把堂屋、窗户映衬得格外喜气冲天。

作家丁立梅在《乡下的年》中写道:“老人们搬出老黄历,坐在太阳下,眯缝着眼睛翻,哪天宜婚嫁,哪天祭神,哪天祭祖,一点不含糊。村庄变得既庄严又神秘。”

按照民间的观念,自己的祖先和天、地、神、佛一样是要顶礼膜拜的,因为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时时刻刻都在关心和注视着后世子孙。吃年夜饭之前要祭祖,祭拜“天地君亲师”,以焚香、磕头的方式,向天地、祖先、师长以及生命的传延表达感恩与敬畏之情。

祭祖的形式或许因各地习俗而不同,但意义却是相同的:缅怀祖先,激励后人。人们常说人不可忘本,你可以不知道自己将会去向何方,但是你一定要知道来自何处。正因为这份郑重,现在我依然会像小时候跟在母亲身后那样,准备好供品,恭恭敬敬地在年夜饭前到祖辈的坟前磕头敬香。

年夜饭,以美食的名义迎接团圆。

三十晚上敲砧板——应应节气。除夕夜的年夜饭,是一年之中家人最重要的一顿晚宴。在这一天,亲手炮制一桌盛宴,以美食的名义迎接团圆,欢庆祈福,这样的仪式感,神圣不可侵犯。年夜饭,我们会准备一桌品种多样的菜,一口沸腾的“土锅子”,配菜有红烧鱼,“鱼”和“余”谐音,象征“吉庆有余”,也喻示“年年有余”;炒棕包要放葱,“葱”与“聪”谐音,期望“聪明有智慧”;还有芹菜、蒜苗、甜八宝、炖鸡、四喜丸子、可乐鸡翅……菜是吃不完的,辞旧迎新时,图个好彩头。吃年夜饭,老人一定要坐在“最上面”的位置,桌上最好吃的菜要先夹到老人碗里,这种意识一年年早已深入到我们的骨头里。

窗外鞭炮震起,屋内童子嬉戏,万家灯火,在这个欢声笑语的驿站里,我们盛宴相待,阖家团聚,围坐桌旁,将彼此苦乐分享与承担,心头的充实感真是难以言喻。不管儿女工作在何方,距离有多远,工作有多忙,地位有多高,父母就是希望他们除夕赶回来一起吃顿团圆饭,精神上得到安慰与满足,以示家庭和和美美团团圆圆。一个家庭一年一度地把家庭的人气凝聚起来,和谐互助,彼此祝福,这也是中国人最看重的。爸爸以前常说,这种以家族为单位的凝聚实际上是我们这个民族凝聚力的根本。

除夕夜的高潮是“压岁钱”。

记得小时候,父母为了让我们多陪他们守一会儿岁,除了吃糖果讲故事,故意将压岁钱留在最后发。压岁钱,又叫“压祟钱”,传说用它可以压住邪祟,保证晚辈平安度过新的一年。压岁钱通常由家里最年长者给予,因为他们生活经验更多,压祟的力度更大。说起来,压岁钱特别考验人的“演技”,相信各家各户都上演过这样的戏:“拿着拿着……”“不要不要……”

关于压岁钱,不得不说,小时候的我们真是太好“骗”了,最经典的套路当然是“压岁钱爸妈帮你收着”,可是就这样被收了十几年,到现在也没搞明白到底收哪去了。长大后,或许爸爸妈妈还是没有把许诺的压岁钱给我们,但其实那些钱,爸爸妈妈早就不知道翻了多少倍,还给我们了。今年,记得给爸妈包点压岁钱,钱不在多少,是一份心意,一个小小的红包里包着满满的爱。当年,是他们盼着我们快快长大;如今,是我们希望他们慢点变老。

拜年,是春节最温暖的感恩仪式。

春节期间礼节繁杂,要守岁要敬祖,不许说粗话不许剪头发。其实,无论是各种各样的礼仪,还是长辈对孩子郑重其事的教诲,都满含着中国人感恩的情怀:对天地神明的敬畏,对祖先的追思,以及对美好生活的感激,这是一种深埋在中国人骨子里的知恩图报的美德。而拜年,便成为了人与人之间回馈感恩最好的仪式。

初一早上起来,穿上新衣服,打扮得整整齐齐,出门走亲访友看景点,相互拜年,恭祝新年好,大吉大利。家乡人拜年一般都集中在初一到十五,在这段时间内拜年都不算晚。初一一般都是拜同族和同村,以后的日子论亲疏远近排开。拜年中,家家都会有好吃的招待,长辈还会趁此说一些吉利和祝福的话语,每个人脸上都是笑眯眯的。晚上看花灯、龙灯、狮子灯,放鞭炮,讲吉利,火树银花,流光溢彩,乡村的夜是不眠的。带着孩子完成这些,他们才会明白,原来,这就叫“过年”!

春节,耸立在每年交叉的十字路口,面对一双双期盼与祝福的眼睛,无限亲情抚慰我们疲惫的心灵。在这个节日驿站里,我们得以短暂的休憩,重整旗鼓,奋然向前,再如一江春水滚滚东去,奔向下一个春节。(段秋云)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