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纪检要闻  宣传教育  党风政风  执纪审查  党纪政纪  信息公开  互动交流  网上举报 
当前位置: 首页>>纪委动态>>学会之窗>>正文
【清风文苑】那年梨花胜似雪
2019-02-11 17:19  

微风,拂过枝头,晴雪一瓣跌入杯盏;细雨,润湿流云,裳梨白花一片清凉。当纷纷扬扬雪白的花瓣不再飘落于青灰色的屋檐上,历史的天空,尘埃落定,风住雨停,只有那些从古至今的传说,还游弋在五凤山上、游弋在青砖黛瓦的庄静肃默里,让听闻者梦里飞花如雪、暗香浮动……

我是在听了太多的故事和传说之后,走进了真实的古寺禅院。流传民间关于“光尊寺”的故事里有明朝逃亡天子朱允炆、状元才子杨升庵,有啊盖的虔诚祈愿、远征中学的朗朗书声,也有盘龙柱上斑驳的光影、粮仓里麦子谷粒的清香。而传说中的千棵梨树,早已杳无踪迹“香消玉殒”,遥想当年,满山坡千株梨花盛开,与天空白云相映,如唤醒春来的残雪,那些飘飘洒洒的花瓣阅尽了悲欢苍苍、迷雾茫茫。

那些在我心里飘落的梨花,像风一样轻盈,却有着一种无法转移的沉重。古戏台还在,虽然没有琴曲悠扬演绎生旦净末丑;古寺院犹存,虽然残垣断壁衰草斜阳;石雕的纹理青苔郁郁,横梁上书画墨迹斑斑,无处不在的古朴庄严里蕴涵着一种谓之“风骨”的气质。而那些梨花呢?寻遍了五凤山的每个角落,梨花的香飘荡在清凉的风里,千百年流转的光阴已在花开千树中封存。

我不知道,沿着历史的枝条,能找到怎样的花朵和绿叶?穿过那些苍茫的往事,用什么才能抵消深埋于烟尘之下的遗憾或是悲痛?春暖花开,梨花如雪,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下,我遇见了一个素衣行者,听他叙述山河故梦一纸寒霜,看他在往昔中沉醉不醒,象一株傲立的梨树,盛放着苍白的花。琴弦上落满灰尘,酒杯里记忆还在,漂浮着的心没有春天可以扎根,或许应该说服自己接受命运给予的一切,“光尊寺里桃应笑,回首东风九度春!”在一盏瘦弱的微灯下,一树梨花十里香,半城烟雨半城荒,他致死都没能回到家乡,在遥远的异地他方,用落拓菁华埋葬了浮生。

春风缓缓地吹着,月色浅浅地凉着。一年又一年的花开花谢,在那一段风雨飘摇战火纷飞的岁月里,千株梨花哀悼疼惜的又是什么?“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飘落的梨花恰是泪的形状,也似一朵朵梨花的火焰。将士的征衣在梨树上晒得温暖饱满,远征的旗帜在风中烈烈作响,山河大地英魂壮烈,“硝烟岚烟国土永葆吊英雄,出世入世玄坎共处清尘垢”,仁人志士的血泪之歌响彻在本该救苦救难的菩提大殿之上。时至今日,当我站在“远征中学”纪念碑前,自豪我们有掷笔从戎前赴后继的民族英雄,也欣慰劫后余生修葺一新的古寺香火缭绕、梵音不绝,那些梨花,已不知遗落在几丈红尘里,“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是我在佛前唯一的心愿和祈祷。

我万般不愿去想,在幽深的岁月一隅,砍伐声是在秋后还是春来响起?那破碎了一地的是花是叶,是诗情画意里的风月,也是万古流连的风物。真正的荒凉,是无法再重头开始,无法化身为蝶飞过苍海和桑田。再多的花,也开不疼春天,再多的想象也无法在新葺的素墙青瓦间添几笔纤柔净白的梨花雪,很多东西,一朝失去,便是永远。而我听说,更多古寺里的百年花木,正一株株渐渐消失在阳光雨露里……

每次,去或是路过,我都会想象五凤山上开满梨花的情景。寺院还是那个寺院,修葺一新,三教合一,风起时,檐角风铃发出叮叮清脆的声音。梨花呢?在我眼睛里,飘飘洒洒地下着幽香沁心的雪……(隆阳区 陈枫君)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