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纪检要闻  宣传教育  党风政风  执纪审查  党纪政纪  信息公开  互动交流  网上举报 
当前位置: 首页>>纪委动态>>学会之窗>>正文
【清风文苑】秋天的童话 才刚刚开始
2019-01-10 18:09  

我第一次见到银杏树叶是在小学的自然课本里。一片金黄色的扇形叶片油印在课本上,我把书拿近看了又看,又把书放下摸了又摸,心里想着要到哪里才能找到这样的一片树叶呀?在我生活的小天地里树叶都是千篇一律的圆和椭圆,孩子发现新奇事物的惊喜之情被现实折断变成了结在心头的一个童话……

那是一个关于秋天的童话——大自然寄来了一帧用银杏叶片密封的信,启封的时候无数无数的银杏黄扑面而来,其中的一片轻盈地飞到我的掌心,像音乐盒上踮起脚尖旋转的女孩,又或是商店橱窗里游动的鱼群……

触不到的童话和触不到的恋人是一样的,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学期结束的时候,我拿起剪刀沿着银杏叶的轮廓将课本上的叶片剪下,用胶水粘进了笔记本里,也牢牢地粘在了我的心里。这一“粘”我仿佛离那个秋天的童话近了些!

后来,在政府大院的一个花台里,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了自然课本里的银杏叶,株体不大,叶片也算不得繁盛。我怯生生地走进又恋恋不舍地退后,摘我是不敢的,就只好盼望着银杏树快点落叶。放学的路上我总是悄悄地溜进大院看看能不能捡到一两片落叶,数月之后,我终于如愿以偿,捡到了一小把银杏叶。我把它们压在书本里,思量着要用银杏叶来做书签、粘贴画……这一“捡”我仿佛离那个秋天的童话更近了些!

大概五六年前,我去了位于腾冲固东的银杏村。我想那里应该会找得到我的秋天的童话。

笔挺粗壮的银杏树盘踞在乡村的土地上,漫天飞舞的银杏叶飘落在房前屋后和天井院落,在我看来没有丝毫生命凋零的悲戚,反而这是一场属于银杏树生命的最后的狂欢。我想,在固东坚实的土地上,银杏叶随风舞,舞的是重归大地怀抱的快活无比。人流熙攘、闪光灯频响,游人将自己定格在这一片金黄色的唯美之中。我离开的时候,农家小院的红灯笼逐一点亮,照亮着回家的路。这座银杏村是祖祖辈辈守候与发展,保护与传承缔造的童话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是腾冲,而我只是千千万万的过客之一。那个属于我的秋天的童话,会存在于哪里呢?

年岁渐长,世事纷扰,那个秋天的童话停留在了年幼的时光里。

直到那一天,我匆匆穿过施甸县城的街道,从摩托车的后视镜里我瞥见一道金黄忽闪而过。摩托车戛然而止,在我回头的一瞬间,一排俊朗明媚的银杏树挺立在我的身后。笔直修长的身躯擎着纵横交错的树枝,每一条树枝上秀满了密密实实的叶片。一道金黄仿佛上扬的嘴角上浮出的微笑,灿烂中带着温柔,又或是太阳遗落的光芒一不小心落在了中春徽派建筑的马头墙,温暖着城和银杏树下的我。我微笑着离开,寒风卷起了地面飘落的银杏黄朝着我的脚边涌来。银杏道在后退,但我心里的那个秋天的童话正在萌芽。

在故土之上,我触到了年幼时的那帧信封,里面装满了银杏黄。我生活的这座小城正在变化和崛起,我的秋天的童话才刚刚开始,信封里的银杏黄将会越来越多。(罗春莉)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