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纪检要闻  宣传教育  党风政风  执纪审查  党纪政纪  信息公开  互动交流  网上举报 
当前位置: 首页>>纪委动态>>学会之窗>>正文
【清风文苑】口 福
2019-01-10 18:09  

刘副抬手看了看表,11点差五分,若在平时,电话早就响过几次了。他心里有些烦躁,从办公椅上站起来,踱到窗前。楼下车水马龙,却不见有驶进办公楼来的,看样子,今日又没有饭局了。先前还以为,“厉行节约禁止公款吃请”,只不过是一阵漩涡风,刮刮就过了。现在看来,竟是动真格的。过惯了酒肉生活,以后这日子还怎么熬?

都说“能吃是福”,刘副口福好,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别的人不是这样高要“禁口”,就是那样高要“忍口”,偏偏他无论吃什么,怎么吃,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更让人羡慕的是,有些山珍野味,不是花钱就能吃,要看机缘凑巧。刘副他就合那缘法,每次请吃吃请(当然是公家买单),都能一饱口福。

说起来,刘副来自基层乡镇,短短几年时间内,得以节节高升,也还是合了他的口福缘法。他不仅能吃,还会吃,只要有他参加的宴席,那都得指定他来点菜配菜。领导们都说,就算每天辗转十数个饭局,只要到了小刘这张桌上,也还是能勾起食欲。他们喜欢刘副大快朵颐的吃相,看上去够喜庆够痛快。

十几天没有“大快朵颐”一顿,天天下班水波不兴地直奔家里,刘副觉得嘴里都快淡出鸟了,更重要的是,平日里饭桌上建立起来的那些“深厚”关系,也随之冷却了不少,刘副越来越觉得这十多天来的日子既“摧残”着他的身,又“摧残”着他的心,尤其是临近下班时分,竟是越来越难熬了。他用手支着下巴,想今天无论如何得出去吃一顿了,可是怎么吃才既吃得好,又不引人注意呢?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他吓得跳起来,是业务上常来往的张副,想约他下午吃顿便饭聚一聚。张副分管的业务,经常需要找刘副审批,两人平日关系不错。刘副故意在电话里辞让说:

“新规定中午不准吃酒,还是改天吧!”那头又说:“那就下午,说定了啊,在城北金竹食苑,环境清雅僻静是不用说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刘副也不叫驾驶员,自己开着车到了城北,把车停进岔巷里,走出来一大截,转了半天,才找到金竹食苑,地方虽然僻静,但刘副心里不免忐忑,生怕被人撞见了似的,他仔细地环视了一圈,见没有眼熟的车和人,这才放心地走了进去。

那些山珍海味早就像钩子一样将刘副肚子里的馋虫勾出来了,他想今天这顿一定得吃好喝好,才能补了这段时间的亏空,想着想着,眼睛的余光似乎碰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梅花树石桌边坐着的不正是陈主任吗?虽然都是副职,但人家是县委重要部门的副职,平日里局长见了他也要客气几分的,刘副正待上前殷勤一下,却猛然想到此行的目的,又赶紧止住了脚步。

莫不是县委安排人下来暗查?最近省里市里都通报了几个公款吃喝的典型,听说县里领导怕也弄出一折来,暗中组织人到餐馆酒楼和娱乐场所抓典型。

这时,陈主任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了这边一眼,刘副放进了肚子的心“腾”地跳到了嗓门,心跳瞬间加速,脸簌地就红了,他想退回去,却觉得陈主任已经看见他了,如果此刻走了,他定认为是做贼心虚,再说了张副他们还在等他呢,他只能硬着头皮,心里七上八下地往雅间走去。

走进雅间,张副和另外几个熟人推杯换盏,早开战半天了,大家见了刘副,都站起来让座让酒。如果在往常,刘副定会立马参战的,今天他却没了兴致,只推说“我心里不舒服,先喝杯茶落落气。”他心绪不宁地悄悄转过头望出去,连陈主任身边那些陌生的面孔,也越看越像是县委和纪委的人。他留心看了看,他们的石桌上,除了各人面前一杯清茶,既没有酒也没有小吃食。这一来,他越发坚定了内心的猜疑,忍不住暗自后悔跌足起来,他怨自己是被鬼下罩子了,在这种风口浪尖下,还敢跑出来吃局。

这样想着,身边的划拳笑闹声显得越发刺耳,他恨不能找件隐身衣把自己藏起来。偏偏张副又说,要他去加点几个菜,他只得装心疼推了过去。众人都笑他:“原来只要是人,吃五谷杂粮,还是会有头疼脑热呢!”

过了一会,上菜了,都是些时鲜招牌菜。若在平时,刘副早就筷子一叉,头一个开吃起来了。这时他对着满桌珍馐,一点食欲也没有,不时往窗外望一眼。梅树下那些人却是神色自若,谈笑风生。他一刻也静不下心来,吃饭说话都是心不在焉的,他怕那几个人突然闯进来,把他们抓个现形,那时该怎么办呢?

“刘副,人是铁饭是钢,好歹多压几口!”

“工作是做不完的,刘副还是要保重身体呢”

……

听着大家七嘴八舌地关切,刘副僵硬地笑笑,面前一张张活泼泼的笑脸,让他不知道是自己疑心病发了,还是他们的风险意识太差,竟没有发现外面那些监视的眼睛,他几次想说出自己的疑虑,却没有机会,只得一边疲惫地应酬,一边警惕地窥探着窗外的动静,真真是百般煎熬。临近席散时,他又小心翼翼地向梅花树瞟了一眼,陈主任不见了,刘副的笑方才自然了些。

刘副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了,这时方才觉出自己已是饥肠辘辘,他想起以前一直埋怨自己不回家吃饭的妻子,正待打个电话回去,胃却剧烈地绞痛起来。

刘副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竟然得了慢性胃炎,他口福极好的缘法自然是没有了。(腾冲市五合乡纪委 王艳艳)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