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纪检要闻  宣传教育  党风政风  执纪审查  党纪政纪  信息公开  互动交流  网上举报 
当前位置: 首页>>纪委动态>>学会之窗>>正文
【清风文苑】“龙 江”行
2019-01-02 10:29  

如果说高黎贡山是一位温和慈祥的母亲,那么,龙江便是母亲身上流出的甘甜乳汁,它汩汩流淌而来,哺育了沿岸广袤的土地,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生活在绵延群山中的居民。

我们从五合沿着崎岖的公路盘旋而上,在越野车的上下颠簸中,穿五合,过芒棒,达曲石,所到之处四野山色苍翠,群峰绵延叠嶂,鸟鸣之声穿过微凉而清新的空气,直抵心底。公路下几百米的地方,龙江如一条巨大的黄链盘亘在的峡谷里,时而缓缓流淌,如一块波澜不惊的黄玉,慢慢消失在绿荫深处;时而奔腾而来,携着泥浆、沙石,挤着、撞着,将两岸的峭壁洗得露出峥嵘的怪石来。峡谷两边的坡地上,烟草茂盛、玉米苍翠,“青纱帐”里依稀隐藏着几个零零散散的村落,奇山、险水、人家,皆在空蒙的山色显出勃勃的生机来。

我们在龙江沿岸一农户家中休息,他家院子里有一株高大的植物长得分外茂盛,其主干上覆盖着厚厚的棕状物,顶端是类似蕨叶的茂盛叶子,走近去看,却是桫椤,这种生活在距今1.8亿年前,与恐龙一样,同属“爬行动物”时代两大标志之一的植物,在这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里静静地生长,它似乎忘记了时间的更替,忘记了岁月的轮回,日光揉碎在斑驳的绿荫里,散着淡淡的柔光,农人自酿的小锅酒喝得有些醉人了,在微醺中,在主人热情的挽留中,一行人一步三回头地缓缓离开。

不知名的野花开得色彩斑斓,将路的两侧装点得生气盎然,道路渐渐变得平缓,龙江狂暴的脾气也渐渐有所收敛,它悄悄地隐入峡谷深处去了,再也不见踪影,雨丝开始飘落,透过雨帘一个个空旷的山中坝子映入眼帘,我们进入了曲石。原野越来越空旷,道路愈发宽阔笔挺,雾气开始蒸腾上来,道路两侧的沃野闪着黝黑的光芒,延伸开去,直到消失在雾的尽头,原野中,一株株好看的大树随意的散落着,在雾中成了一个个水墨画般淡淡的影子。

雾色迷蒙中,我们进入了江苴古镇。古老的石板路悠长悠长的,凄迷的夏雨,水汽蒙蒙的时节,清冷的街市……让人心生出几分淡淡的哀愁,遐思中马儿的铃铛声、马哥头的吆喝声、店小二的招呼声……自从清冷的空气中飘来,由远及近,由小而大……渐渐地由涓涓细流汇成声势浩大的河流,历史瞬间重现,这里再度变得热闹非凡,那满载货物的马帮穿过茫茫的高黎贡山,经南斋公房到达这里,人乏马困,于是拴好马匹,补充粮食,休养生息……

当我从神思中回过神时,依旧是冷冷清清的街市,古驿站已在岁月的轮回中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最后的马哥头们也早已纷纷作古,有关马帮的故事只在白发苍苍的老者口中传承下只字片语,过往终于如一卷古老的羊皮卷,慢慢尘封在岁月深处……

在高黎贡山西麓点缀着许多这样的明珠,历史上它们或因丝路、或因其它文明而一度被人们耳熟能详。沿着龙江行走,每一个看似普通的地方都有一些古老的故事,许多旅行者不远千里在条条险峻的道路上奔走,寻找历史,寻找生命中最本真的东西。

作为龙江的子民,我唯愿此生能用双腿将所自己热爱的这片土地慢慢丈量完……(王艳艳)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