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纪检要闻  宣传教育  党风政风  执纪审查  党纪政纪  信息公开  互动交流  在线访谈 
当前位置: 首页>>纪委动态>>学会之窗>>正文
【清风文苑】马蹄兰与野菊花
2018-10-12 10:15  

听闻朋友的母亲被车撞了,我前去看望,刚进门一股淡淡的药味扑鼻而来,叔叔正在厨房给阿姨熬煮中药,阿姨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我来便兴奋地和我寒暄。从气色来看已无大碍了,可脸上留下了被车划伤的疤痕,蹲在路边买菜的她突遭横祸,被一辆失控的三轮摩托挂倒,拖出几米远,我本想对她安慰一番,岂料她丝毫没有怨恼,庆幸地说:“幸运了,只是脸部缝了3针,没撞到头”。接着竟和我开起来玩笑:“燕儿啊,你真是一朵永不凋零的玫瑰,越长越好看啊。”我笑了,笑意里些许是对被赞赏的快乐,而更多的是为她能在遭遇不幸中依旧保持如此良好的心态而欣慰。这时叔叔端药递给阿姨,自己先前尝了尝,温度恰好,便侍奉阿姨服下,阿姨摸着叔叔的手轻吐莲花般,“辛苦你了啊”,叔叔看到我在场,不好意思地笑了,“瞎客气什么”。眼前的情景让我的心浮生出幸福这个词,原来竟是这样的。很喜欢阿姨柔声柔气的语调和随时愉悦的心情,和她一起,只有如沐春风的舒服和快意。

出身殷实之家的阿姨身体不是很好,患病几十年来,生活都是由叔叔来照管,可她并没有被病魔折腾得一脸怨气,也没因此而一蹶不振。每天总是面带笑容,迈着闲适而细碎的步子来度量余下的人生,总是能把自己的快乐膨胀,把痛苦缩小,总是不断地对叔叔的辛苦表示着感谢,而叔叔也几十年如一日任劳任怨地对她百般呵护。在我眼里,阿姨就是那株纯白的马蹄兰,素雅而馨香,可不能历经狂风大雨,只能在适合的气温和土壤中生长。而叔叔就是守护马蹄兰的使者,适时地给她浇水施肥除虫,欣赏着她的美丽,怜惜着她的柔弱,也嗅着那不时流散的,只属于守护者的一段香。走进他们的世界,你只会赞叹,这对夫妻用大半辈子的风雨换来的是彼此之间轻柔的语调和关爱的眼神。虽然马蹄兰色衰味淡,可守护者情爱依然,这世间的愁怨和倦怠在他们身上似乎找不到发芽的心情,相濡以沫的时光在越来越深的年轮里泛着让人羡慕的色泽。

回家的路上,我思绪如潮。如果阿姨是马蹄兰的话,我母亲应该是一种怎样的花呢?野菊花?对,母亲就是那朵随意扦插在任何地方都能自然怒放的野菊花。从小在艰苦家境里长大的母亲坚韧而独立,也许是品尝的悲苦滋味太多了,母亲性格急躁,生活总是以一种简省而快捷的方式进行,缺少了该有的兴致盎然。和父亲结婚四十多年来,有一半的时光耗费在了厨房里,我们一回家,总能吃到母亲热腾腾的饭菜。常年下乡的父亲极少为家庭事务操心,家里的大事小情都被母亲打理得井井有条,风雨一肩挑的担当让母亲变得自尊而能干,琐事缠身的她说话大声而直接,雷厉风行的个性让母亲失去了一个女人该有的温柔,这一生她从没用似水的语调对父亲说过一句甜言蜜语,虽然父亲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有时会抱怨母亲的急躁和不懂柔情。而抱怨仅仅是刹那的云烟,只要母亲外出几天,父亲便觉得家不再像家,生活变得无序而混乱,不停地问母亲什么时候归家,几十年来的依赖与眷恋让母亲成了父亲的柺棍。

父亲退休后因为不适身体一度羸弱,为此,母亲除了对他生活精心调理外,每天陪他走路并邀约他参加门球队,在坚持不懈的锻炼下,父亲身体变得硬朗起来,抱怨从此销声匿迹。母亲就是那朵开得热烈而生机勃勃的野菊,她可以冲破冰冻,傲立霜雪,倔强地把金黄洒满了人生的坡地,她没有太多的观赏性,可能入药,那淡淡的苦味沉淀着生活的辛酸与不屈,那微弱的香气只有长相厮守的父亲才能体味。

马蹄兰与野菊,两朵特质各异的花,两个境遇孑然的人生,她们生长在各自的土质里,承接着不一样的阳光和雨露,可都开得灿然,默默吐露胸中的香气,就算花褪残红,那独特的香味足以使赏花人回味一生。年年岁岁,不同的花相同的情感如一首暖暖的歌,唱响在我生命的旋梯上,晕染了我感动的目光。(李俊玲)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