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纪检要闻  宣传教育  党风政风  执纪审查  党纪政纪  信息公开  互动交流  在线访谈 
当前位置: 首页>>纪委动态>>学会之窗>>正文
【清风文苑】我的爷爷
2018-10-12 10:10  

前两天看“朗读者”,当徐静蕾被问及奶奶时扭头落泪,“我不能说这个的”,但脸上却是礼貌的笑容,直到朗读时泪水决堤,台下很多观众跟着落泪,我也隔着屏幕泪流满面,我想起了我的爷爷。

时光太匆匆,我和爷爷分别已有九年,那年我高三,记得正是第二次省摸底考试,我如往常一样边吃中午饭边给家里打电话询问爷爷的状况,电话接通后我听到了嘈杂的声音,感觉一阵凉风从后背袭来,嚼了一半的饭梗在喉咙难以下咽,眼泪夺眶而出,我知道定是爷爷走了。

爷爷得的是肺癌,确诊时已经没救了,但家里一直没有放弃,医院治疗、各种偏方,凡是别人说能延缓病情的药爸爸都想了法给他弄来,但依然留不住他。

我一直不明白爷爷怎么会得这样的病,我小的时候,他总是用装盐巴或者茶叶的袋子放一袋烟丝,抽得不勤,后来常咳嗽,医生建议他戒烟,连奶奶都说:“这把年纪了,戒烟受罪,戒不掉也就算了。”可没多长时间我就没再见爷爷切过那些呛人的黄丝丝,一直到去世。

从我记事开始,爷爷常常是一套蓝布中山装、一顶雷锋帽、一双黄胶鞋,即使换了新的也是一样的款式,偶尔会穿对襟布疙瘩、千层底,但终归不是一个时髦的人,最有特色的便是他那一缕山羊胡子,我记事时已然花白,但时时梳洗顺溜,很讲究的样子。

我和爷爷关系一向好,我刚记事时爷爷还能架牛犁田,后来年岁大了便很少出门干活,可爷爷从来也闲不住,他在自家的园子里栽了很多树,多是果树,为我们物质匮乏的童年生活提供了很多美食。他总是摘柿子要带着我,剥棕包要叫上我,打栗子让我去捡……那些童年的美好恍如昨日。爷爷还育树苗,楸木苗、棕包苗、橘子苗、柿子苗……除了给亲戚朋友和自家栽种,也会在赶集的时候拿去卖,质好价优,总是有很多人专程来找。

爷爷能把废弃的布条扭成长绳,能把闲置的木头搭成座椅,能将挺拔的荆竹编成各式器皿,能将割下来的棕片缝成蓑衣……总之,居家的爷爷能够将很多随处可见的材料制作成生产生活所需的工具,甚至出售补贴家用。为此爸爸同爷爷争论了多次,爸爸不希望爷爷辛苦制作工具卖钱,身体却每况愈下,爷爷坚持赶集卖点零散物件,再顺道拿点药,买点水果零食回来,这样不花老本。

小时候我喜欢种花,但总有放养的鸡去破坏,为此我哭了很多次,后来爷爷用竹子给我编了围栏,专门保护我那几盆花。有一段我迷上了洋娃娃,那时候能拥有的都只是手掌大小的一个,我用妈妈的碎布缝了很多的时装,可没一个适合的地方安放,后来爷爷给我找来大纸盒子,陪我一起将它做成了洋娃娃的两室一厅,还拿棍子给我搭了家具,甚至用铁丝给我做了迷你衣架,上百套挂满大纸盒的衣服让我在小朋友中间着实得意了一翻。

再后来家里买了电视,我年纪小,放学后总躲在房里看电视,还假装做作业,爷爷一直都知道,每次我进屋后他都轻悄悄地开门,给我递个橘子或者山楂条,不多,但大多数时候都有,然后批评我不好好写作业,却从来没有跟爸妈告过状。我也很会在他面前卖乖,给他洗洗帽子、鞋子,他干活时我给他递工具,他累了我给他倒水。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抬去问他,他都认识,奶奶说爷爷只上了三年级,我一直不信。

女孩大了心思也多了,再往后学业忙,回家少,即使回家也不再粘着爷爷了,但爷爷去哪里还是要叫上我,被我拒绝后总会感叹:“越大越使不动了”,可依然给我留好吃的。

爷爷得病,正赶上我高中时,休息时间更少,但只要有机会我还是要回家,那时候真正明白了老人常说的:“有时间就回来,见一次少一次”。再后来爷爷已行动不便,按照老家的规矩,需要搬到堂屋里,一大家子守着,亲戚、朋友、邻居也来帮守,爷爷有时候很温和,似看明白了时日无多,有时候又很急躁,逮谁骂谁,可我仍旧没有赶上他心情不好,每次爷爷总跟我说:“不用老回来,好好读书就得了”。

据说爷爷去世当天,已分不清人,自然没有问及我,但我想他是想见我一面的。噩耗传来,我躲被窝里哭了一场,然后给家里打电话说要回去,我爸在电话那头极力保持平静:“你现在回来干什么,你爷爷已经装棺,回来也见不到了,每个人都要先做好自己的事,你先考试,看了日子,会等你和你哥回来再出殡的。”我一面归心似箭,一面又觉得爸爸的话在理,于是同学们都睡午觉时我一个人在宿舍楼顶哭了一个多小时,起床铃声想起,我擦了擦眼泪,回水房洗了脸,带着猩红的眼睛进了考场。我想这也是爷爷希望看到的吧。

送爷爷上山的头一晚,我熬到后半夜,却在凌晨出殡前睡着了,家人没有叫醒我,一怕爷爷去世后在家里放了多日,下葬前开棺已是皮肉浮肿,脸色铁青,形象可怖。二怕我会控制不住落泪,老家有讲究,到了坟山是不能落泪的。

我终究错过了与爷爷的最后一面。于是,我记忆中的爷爷依然是忙碌的身影和备受病痛折磨的憔悴,想起来满是爱和心疼。(杨丽华)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