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纪检要闻  宣传教育  党风政风  执纪审查  党纪政纪  信息公开  互动交流  在线访谈 
当前位置: 首页>>纪委动态>>学会之窗>>正文
【清风文苑】初秋稻花香
2018-10-08 10:28  

初秋微凉,从乡间的田埂走过去的时候,大地上的风迎面吹来,发丝在风中渐次凌乱,饶得脸庞痒痒的。呼呼呼,风来了,谷穗弯下了腰。沙沙沙,风又转到那边去了,谷穗又偏往了那边的方向。

虽然长在农村,对这些田间的五谷并不陌生,却也从未如此专注地与它凝视,如此专注地听那些风儿从它身旁划过的声音。年少时,谷物的播种和收割,让一个少年的世界最多的记忆是汗水,并无过多享受。那些从田埂上走过的日子,是晃晃悠悠的,渴望时间在此飞速运转,天亮不久就可以到黄昏。那时,站在田埂上面对稻田,心里向往的是远方的气息。那些色彩鲜艳的图书,那些婉转动听的旋律,那些威风八面的大学,最好还能当个飞行员,载着幻想飞向天际,永远地告别这些需要机械地不停地用双手去戳,用双脚去踩的田野。

能够让少年唯一获得满足的是父母在边忙碌边讲的传说故事。女蜗补天、龙王招女婿,偶尔天幕黑沉,洁白的云彩渐次黑暗,就是神仙发怒变脸,必将发下暴雨惩罚人间。高山、河流、田野以及家里的牛、猪、鸡、鸭是少年全部的世界,而天空、云彩、神仙那个超脱于人类的存在,却让少年的远方一点一点剥开了外壳,露出了诱人的果香。

多年后再去回望,稻田还是那片稻田,可年少时的心境却早已消散在风中。那些不着边际的幻想,那些对于远方气息的渴望,一直都在对我的成长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有时,我会在那样的幻想里迷失,有时怅然,有时又突然醒来,发现自己的身后是一片碧绿苍翠的稻谷的柔波,柔柔软软地扑向内心深处。它们在岁月之中静静地生长,又静静地立在我的身后,仿佛就算我跌下去,也是跌在它的柔软之中。无论挣扎与否,都不会有任何微恙。

告别故乡之后,我基本再没有去田间做过农活了。与同村的他们相比,我显得越来越愚笨。通常都是在电话里与姐姐们询问,秧栽完了没有,稻谷弯腰了吗?只有得到肯定的答案,我才能够安心。有朋友说,我们往上数三代都是吃干腌菜的基因,千万别进城不上几天就学着去喝咖啡,否则会消化不良。事实上,离开故乡越久,我就越越怀念了。如今要想撇开繁杂的工作,千头万绪的家事,再回到年少时的模样,去田间放肆地幻想一场,显然是一种异想天开。连同那原本凹凸不平、自然起伏的田野,也为了农耕机械的方便操作和美观,平整如一块幕布盖在大地之上。从前的河滩沙子之中,会有一种金黄色的沙蛹,藏在松软的沙子之中,一次挖上个几十个,放入油锅,能让我们的口水淌出几里。秧鸡轻扑双翼,就能在秧田里飞得骄傲而又自信满满,在田野里划出一道道优美而又让我们羡慕无比的弧线。田野是一副静止的画儿,当它从赤黄到碧绿,再变得黄绿黄绿的,最终呈现出夺目的金黄,少年的旁观者们唯一感兴趣的是那飞舞着的,能发出优雅之声的虫儿、鸟儿、蚂蚱等意象。没有这些可爱的意象,少年眼中的田野就是一个劳累的活儿,乏味可陈。

回望那时的田野,似乎风儿很轻,轻得如同少年的心事,在肚腹里都装不上几天。挨打挨骂,我会跑到家旁边的大草甸上哭泣,对着深不见底的蓝天哭,直到风儿吹干我的泪痕才缓缓回家。然而,却不会傻到跑到田野里去,让脚下的布鞋沾染上很多泥土,连同委屈一起,变得泥泞不堪。

正是因为自小就学会了把委屈诉之于这些广阔的自然意象,后来的时光里,好像觉得生活也没有什么疼痛和挫折是不可扛下来的。面对稻田,我也能更加专注地去审视它的美。它自然绚烂的色彩,它在风中无声的低语,它在我们从旁经过的时候产生的摩擦,都比以往更具有温情的力量。当我轻轻地摩挲那一粒谷穗的时候,似乎又抚摸到了我们最纯真最爱幻想的少年时代。

初秋的稻田,不比春天的新绿,亦比不了中秋夺目的金黄,它正在由苍翠的碧绿向金黄递变。每一层色彩的加重,都意味着对更多风儿、阳光、雨露的汲取。而稻香渐浓,蚂蚱、蜻蜓就来得更勤了。

再过不久,它就要迎来收割,人们就要开始真正的农忙了。(杜加从)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