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文苑】念 旧-保山市纪委市监委网站
 首页  机构概况  纪检要闻  宣传教育  党风政风  执纪审查  党纪政纪  信息公开  互动交流  在线访谈 
当前位置: 首页>>纪委动态>>学会之窗>>正文
【清风文苑】念 旧
2018-07-23 15:32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每一个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酱也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金城武在《重庆森林》里,到最后都没有找到不会过期的东西。我想,在我的世界里不会过期的东西是真的存在的。

旧物

前些天,一张陪了我八年的小电驴,光荣下岗了。

小电驴被带进了报废厂,想到他要被大卸八块,我心里很是不舍。它刚来的时候,动力十足、雪白俊逸,和我一样正值青春年少。我骑着它,就只有我和它,两个。我们在大街上自由自在的驰骋,享受着它带来的速度与激情。

后来,我恋爱了!我们骑着它,我、他和它,三个。我们沿路回家,总觉得速度太快,回家的路太短,才一会儿,我和它就要和他说再见了。

再后来,我当妈妈了!我们骑着它,我、他、他和它,四个。我们在车站口依依作别,看着他乘坐的客车消失在眼前;大约一个月后,我们依然站在这里,等着他乘坐的客车再次出现在视野之内。渐渐地,最后一个到来的他都已经高过最先到来的它一大截了。

小电驴老了、旧了。上坡的时候发出“咳咳”的声响,和满大街各种新样式的电驴比起来,我的小电驴的确垂垂老矣。可是,我爸说:“你那个算什么,看看我的凤凰28大杠,都已经30年了,依然在岗!”

父亲的28大杠大概是古董级别了吧!单车早已经失去了锃亮的光泽,当年那美到炸裂的凤凰标志倒还依稀可辨。父亲说,“在他的那个年代,年轻人能拥有一辆凤凰永久自行车是时尚的象征。这张大凤凰是他的终生伴侣,更是我们家的大功臣。”小时候,一家四口坐着爸爸的自行车出门兜风;半夜发烧爸爸背着我们蹬着自行车匆忙赶往医院;爸爸的自行车后座上捆满了喂猪的山药藤;偷骑爸爸的自行车摔得遍体鳞伤……这张28大杠参与了生活的无数个时候,见证了生活里的喜怒哀乐,是父亲也是一个家庭永久的记忆。

直到现在,父亲的“老凤凰”依然在转动,任何交通工具都无法替代“老凤凰”在他心中的位置。对他而言,这是一辆永远不会过期的单车!

旧人

今夏,雨水密集。篱笆上的小灯笼花一盏一盏地亮起来了,门口,一池的水葫芦开出了一束束的粉蓝色花蕾,大雨过后,天地被冲刷地一片干净透明。傍晚,雨过天晴,高大的驼背老人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瘦小的、手脚变形,瘫痪数年的老妻,他们在一片开阔地上停了下来。老夫蹲坐在老妻身边,肩并肩,一起眺望着远方。南山头上挂着一道绚丽的彩虹,群山氤氲着的灰白水雾正在一点点地飘散而去,水汽在蒸腾,花香草气轻轻浮来……老人不语,就只是默默地看着眼前的风景。

这处的风景看过了,老夫又推起老妻去下往一处。散步的人路过,都会驻足看一眼这对老夫妻,觉得老夫不容易,觉得老妻太幸福……

年轻的时候,老妻博学多识,却为了老夫放弃了参加工作的机会,因为那个时候老夫在外当兵,照顾家庭的重担落在了老妻肩上,老妻不能走。为了生活,老妻在施甸街做起了买卖,腌制的水腌菜“脆、鲜、绿”,在施甸小有名气,如今一手好手艺传给了儿媳。老妻瘫痪十多年了,儿女们不用操心,照料和陪伴老妻全是老夫一人干的。长年累月的病痛折磨,老妻的身体、样貌都已严重变形。在老夫眼里,老妻只是回到了生命最初的状态,她缩成了一个“婴孩”,不能走、不能说,可是没有关系,老夫就是她的双脚,愿意带着她走遍万水千山。哪里建起了新公园,哪里的花开得繁盛,哪里又有了新变化,老夫都会带着老妻去走一走、看一看,在老夫老妻心里,这个世界的变化太快,唯有他们之间的感情一如往昔,从朝阳般冉冉上升的芳华到夕阳般摇摇欲坠的晚年,他们一直相扶与共。

从云层中透出一缕温柔的阳光,洒在老人的身上,老夫捋了捋老妻耳鬓垂落的白发,寻着老妻目光的方向,他们看向同一个地方。

或许,在有些人看来,久病床前于对方是一种折磨,却不知在最美的爱情里面,是满心欢喜的你情我愿。你走不动了,我做你的脚,你看不见了,我做你的眼……崎岖或坦途、白天或黑夜……有你就有明天,这是一份永远不会过期的爱情!

旧事

以前,我的妈妈是不会做甜白酒的。她把握不了水温,时间和手上的功夫,甜白酒变了味。后来,因为我坐月子期间要吃甜白酒,妈妈大半年前就开始苦练起来。

她像个小学生一样,认真地听着老辈人说着制作甜白酒的步骤,到街天就去买糯米和酒曲,回到家就开始淘米、蒸饭、置凉、拌酒曲……每次启封的时候,妈妈满怀期待,一股酸味扑鼻而来,她像考试不及格的孩子一样自责。我说:“不成功就算了,满大街的甜白酒又不是买不到。”妈妈总说:“有是有,你吃外面买来的容易上火,自己做的什么也不添加,吃着放心。”说着,便研究起做坏的甜白酒,找失败的原因。

隔天,又开始悉心地用井水浸泡糯米,让糯米吸饱水分,第二天把水滤净了,将洗干净的糯米装进甑子,柴火蒸煮,蒸好的糯米丰满圆润。等待着热气腾腾的糯米自然晾到适宜的温度。灰白色酒曲,放在石臼中细细地捣碎,用温水化开,洒进糯米里搅拌均匀。糯米在罐中发酵,妈妈在焦急中等待。一天清晨,隔着柜子,就闻得一股甜蜜的酒气。妈妈打开柜子,取出罐子,舀一勺尝了尝,露出了笑容,迅速地就煮了一锅甜白酒鸡蛋,让大家一起分享她成功的喜悦。坐月子期间我每天吃着妈妈亲手做的甜白酒鸡蛋,心里满是幸福。

转眼间,我的宝宝要上托儿所了,小毛巾上要贴上孩子的名字。我说:“暂时先用着,等上网淘了名字贴后又粘上。”我下班回到家的时候,看到毛巾上妈妈用红色的丝线,端端正正的绣上了“丁子钰”三个字。妈妈说:“让你帮我写,你不写,我就自己写了绣上。”一边说着一边招呼着她的小孙子过来看看,只见妈妈指着名字,让小孙子和她一起念“丁-子-钰”。“奶奶,这个就是我的名字吗?”“是呀,奶奶绣得好不好?”“好好,奶奶比妈妈棒!”我觉得很惭愧,自己总是想着走捷径买现成,从没想过亲手为孩子绣一个;但又很惊讶,只有小学文凭的妈妈,平时写自己的名字都歪歪扭扭的,但是写起小孙子名字来却笔力劲挺。

妈妈就是这样,执着于土办法和老手艺,亲手炮制才能表达她的用心,妈妈对家人的体贴,是永远不会过期的亲情!

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旧物、旧人、旧事,总是有不会过期的,不是吗?(罗春莉)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