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纪检要闻  宣传教育  党风政风  执纪审查  党纪政纪  信息公开  互动交流  在线访谈 
当前位置: 首页>>纪委动态>>学会之窗>>正文
【清风文苑】耕心种田
2018-05-24 15:04  

读陶渊明《归去来兮辞》,“田园将芜胡不归?”千年前这位隐逸名士的责问穿越时空,横插在我几近荒芜的心田上,心田将芜胡不归?一年年春来秋去,转瞬间大半生已忽悠而过,“其迷途而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是时候为心田除草捉虫、施肥开荒了。

种田,先除草。草也不尽然都是杂草乱麻,也有长得奇壮的狗尾巴草、开得正好的打碗碗花,那是童年的记忆。编花蓝、打鱼摸虾,在广阔的田野里溜小狗,那真是一段快乐美好的时光。还有艳丽的三角梅、飘逸的垂柳,那是与教室课桌为伴的日子,从书摊里租来各类书目胡翻乱看,然后天马行空地在作文里写的天花乱缀,时常惹得语文老师批改作业时写道“字数太多”,那是一段虽然辛苦却乐在其中的日子。其它的,就是一些杂乱无序的蓑草枯藤了,偏偏那是一段大好的青春年华,偏偏种下的是无可观性、无药用价值的一地乱麻,只能连根除去。留下打碗碗花和三角梅,期待用那一树纯朴、一株艳丽装点空荡荡的田地。

除完草,接着捉虫。有小毛虫静悄悄带来细微的痒,需煨几行小字才能止住。就静悄悄煨字,将那些华丽美观的词藻以花花绿绿的形式堆砌,友言,太酸,这虫必须消灭,还没来得及动手,这些毛毛虫就变成了一只只花蝴蝶,扑闪着翅膀飞走了。在心田里,有几只花蝴蝶轻舞飞扬也不失为一道靓丽的风景。忽又见大蜈蚣漫步,窸窣着细密的小绒脚。那些婆娑般若禅意的字符开始以走火入魔的形式浮现,友又言,太玄,你还食人间烟火,把大蜈蚣捉到手里一看,可入药,安神定惊,留着吧,有这么一剂在心田里,也可还一方清静自在。

等一场雨落,便是施肥的好时候。书店里多的是氮磷钾肥,一沓沓抱回来就是。看到莫言在一篇文章里说自己如果不当作家,他宁愿看电视也不看书。我不是作家,但我宁愿看书也不看电视,那些新闻时事、娱乐资讯只扰得我心乱如麻,还是静静看书有趣得多。也不能只施氮磷钾,晒晒太阳吹吹风,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往人山人海中去,只往山清水秀处行,回来写写游记放抽屉里,也算是与大自然成功地进行了一次光合作用。耕心施肥或许就是: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而这条路,是陪伴一生的路,说短也短,论长也长……

拾掇好了土地,现在,心田以全新复苏的姿态在阳光下闪着褐色的光芒,我播下大把种子,连同打碗碗花、三角梅一起精心侍弄、躬耕不辍,会开什么花、结什么果,我并不在意,“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把心田耕种丰饶,这,就是我的心愿和期望。(隆阳区纪委、监委 陈枫君)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