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纪检要闻  宣传教育  党风政风  执纪审查  党纪政纪  信息公开  互动交流  在线访谈 
当前位置: 首页>>纪委动态>>学会之窗>>正文
【廉史镜鉴】段古秋——施甸第一位地下党员
2018-04-08 17:02  

段古秋出生于清代光绪三十二年(公元1906年)施甸街西南的永平村,起名丛桂,又改从贵。由于家境贫寒,长到十多岁,还未进过学堂门,但乡村塾师却给他起了个雅号叫古秋。古怪横秋,生性好胜,敢闯敢说。十三岁时,父母因患病相继去世,丢下他和哥哥姐姐们。

当时,摆在段古秋面前的实际问题是如何争一口气坚强地活下去。当时依靠大哥赶马维持生活,但这终究不是个好办法,总得要闯出一条自谋生存之路。

后来,他便跟马帮伙计的老表跑到姚关小镇,先给一家马店当童佣。但因从小营养不良,人小力弱,干不了重活。勉强支撑半年后,又随马帮大哥到了耿马县,却因傣族大嫂不能以礼相待,冷眼歧视。一气之下,流浪出境到缅甸腊戍谋生,先在华侨奥记鞋店当学徒,苦累终日却食不果腹,无法忍受下去。他又跑到一家饭馆作跑堂伙计,这回幸蒙擀面师傅待见,看他勤脚快手,做活麻利,而得到器重,乐意将烹饪技术传授给他,从此生活大有转机。

1924年,年届18岁的段古秋已历了一段苦难历程的锻炼,比较谙于世事了,想向更高层次发展。几经辗转,流浪到缅甸首府仰光城,在交往中巧遇乡友——西墩子村的丁灿西,经丁介绍,同在一家经营“桔梗”批发生意的“荣昌和”商号当助手,由于段古秋天资聪慧,业余粗学文化,能记帐务,他负责出纳和管理搬运工人卸货入仓工作,井然有序,处理得当,得到老板信赖。他和丁灿西一起经常同印度工人、海员打交道,由于他勤学好问,虚心求教,逐步学会缅语、傣语、英语和印度语。

1928年,段古秋在缅甸结识了从祖国四川省新繁县南行入缅的侨胞艾芜(原名汤道耕),这位饱经风霜的年轻乡友已经加入了马来亚共产党领导的旅缅地下党组织,从事宣传工作。这时,他已从“桔梗”商号移入福建侨胞老板开设的咖啡店,业余从师许惠如学会了木炭画和摄影技能,并经常看报读书。当他看《仰光日报》上艾芜写的《人生哲学的一课》,心照不宣,感慨万分。他从此不断阅读艾芜及其他乡友的文章,从中悟道,深受启发,他和艾芜两人交谊深化,遂成至交,次年春经旅缅的保山同乡好友王思科介绍,段古秋秘密加入马共组织,负责地下党在基层工人中的宣传、组织发动工作。为了回避当局眼目,他选择在一家孤寡老妇人家中开会与印发小报,使工人们懂得革命道理,团结斗争。随后,段古秋与艾芜共商创办了《新芽小报》,隶属《仰光日报》(总编辑为华侨林环岛)这份小报由于言论激进,不久被当局查封。

1931年春,英政府指令缅甸官方派人监视华侨王思科(翻译)、艾芜、林环岛(编辑),郭荫棠(教师)诸人言行。终以“宣传赤色思潮,妨碍境内治安”为罪名,拘捕审讯,后驱逐回国。在这一事件中,段古秋因在基层工人中活动不显眼,得以幸免,他继同侨友黄仲远、黄绰卿等对外以“椰风社”名义集会活动,编印《椰风周刊》(原名“珠光”,属《仰光日报》总管)。他在周刊上不断以孟醒(意即梦醒)笔名写作、速写文章,颂扬工人本色。后来,1935年艾芜在上海写回忆散文《老段》中称:“他以孟醒笔名写过好几篇简短的速写,工人本色的现实生活混着云南施甸地方的民歌土语,颇令我感到有味,而且惊异的……”(《艾芜文集》第369页)。

1933年,段古秋移居瓦城、八莫,在华侨陈月华、陈月蓉姊妹合营的“华蓉照相馆”学技谋生,继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组织基层工人靠拢共产党,宣传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的伟大理想。其间,曾先后被拘留二次,都由党组织托人营救而脱险。他曾以新闻记者的身份访问过缅皇太子和印度旅缅的独立之父圣雄甘地,得到热情接待,甘地给他题词:“中印两国是两个古老的姊妹大国,携起手来,共同抵御侵略者。”还到过邦海老银厂、印度石磺厂等地,会见华侨会长梁金山。

1934年,段古秋接密函,前往新加坡参加马共党代会。与万慧法师(华侨、文学家谢无量三弟)以讲经名义同行。因泄密,被警特跟踪,抵新加坡次日,即遭拘捕,被驱逐回国,经腾冲回乡。段古秋颠沛流离半生,志在寻找真理,拯救苦难民众。故归国时并未腰缠万贯,只带回几箱书籍。

段古秋在八莫时,因工作关系常到腾冲侨胞王仲贤开设的“懋生盛”商号联系,结识了王恩尧之女王敏,二人一见钟情,志向一致,谈吐默契。王系腾冲城西松园人,侨居异乡。

1936年,艾芜从上海致函段古秋,邀约赴沪与沙汀一起办报,重操写作旧业。乃筹资到腾冲第一殖边督办署办理护照,督办李曰垓的秘书李生庄(艾思奇胞兄)支持段古秋的去向,并告知他在八莫结识的王敏女士已回乡任教度日,他喜出望外,急赴松园相会,经交谈,王敏正打算赴香港九龙寻叔父继续升学深造,欲与他同行。王母杨瑞玉素知段古秋为人正直诚恳,托咐他照料女儿同经昆明,赴上海再转香港入九龙就读。

不久,日本帝国主义者发动“七·七”事变,大举入侵中国,战火纷飞,硝烟四起。此时此刻,段古秋与王敏刚到昆明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经过反复权衡,他找到一挚友介绍王敏到楚雄读高中。他则回施甸,仍以革命热忱联络青年活动,被推荐参加修筑滇缅公路担任联络工作。继而在仁和街与友人李子端合开文具店、兼摄影,兴旺一时。由于战乱,王敏在楚雄毕业后,返回归仁乡教小学,由于同段古秋情笃谊厚,后来结为伉俪,坚守不悔。直至解放后,恩爱如初。

1941年,仰光马共地下党组织曾派朱荣辉、黄梦武、康朗子等同志持介绍信专程到施甸找段古秋会晤,相约赴延安学习。奈因他长子晓康刚出世不久,加之旅资一时难筹,未能成行。一直引为憾事。

1942年至1944年,滇西抗战处于对峙与反攻时期,段古秋经地方绅民推荐,担任归仁、开遂两乡军民合作站站长。筹集军饷,组织民夫骡马运送物资,支援前线,活动频繁。除忙于政务,又应酬家务,将仁和文具店迁到施甸街。其妻王敏调到开遂乡小学任教,同时次子晓安出世。1949年春,共革盟进入施甸,段古秋担任乡长,他出面应付,尽力避免军队窜扰乡里,深得家乡父老的称道。

云南和平解放前后,段古秋因出任乡长,乃与甸阳中学校长、地下党成员常竑恩交往甚密,共同传读毛泽东的诗词、论著,结为莫逆之交。并共同督促旧人员李××放弃叛逃幻想,投诚自新,此人后来终于转变。

段古秋为迎接解放,热情支持农民抗“三征”活动。1950年初,党派人接管施甸五区各项工作,段古秋任区清算委员会主任,支持人民政府开展清匪反霸、减租退押、抗美援朝,运粮援藏等项工作,他还带头送侄子段晓云参加抗美援朝战役。

1951年,段古秋被推选为五区代表出席全省首届物资交流会,向农业厅领导汇报施甸矿藏资源情况;返里,被安排到东山铅厂开发矿源。他对新的工作克忠尽职,艰苦跋涉,多方联络,刚有起色,却在土改运动中被人诬陷,竟于1952年3月l9日被错杀。其妻亦遭株连开除公职。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深入落实历史冤假错案的工作中,各级党政领导关注段古秋冤案,经中央联络部领导匡沛兴,驻缅大使、省群艺馆党委书记朱荣辉,省侨联副主席黄仲远,云南民院教授常竑恩和四川省文联主席艾芜诸同志过问关怀并出证,省、地、县各级领导督促,查证落实,于1987年7月,为段古秋平反昭雪,按归侨处理,恢复名誉。段古秋遣孀王敏按退休教师办理,安度晚年。(杨永明)

关闭窗口